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看大書 > 千億盛寵:總裁請克制 > 第三百零七章 因為太在乎
  可安義接到電話之后,便急匆匆的闖入了會議室。

  這讓龍夜爵十分不悅,冷冷的看向他,好似在說,沒有好的解釋,你自己看著辦。

  安義抹抹額頭的冷汗,趕緊說道,“爵少,曉月打電話來說,唐小姐昏倒了。”

  “砰!”

  龍夜爵丟下了戴在頭上的耳麥,導致一陣刺耳的電流聲響起。

  所有人都是眉頭一皺。

  而那個制造噪音的男人,已經不見人影了。

  眾人是一頭霧水。

  特別是合作方的人,更是不解的看向安義。

  安義無奈的聳聳肩,走過來拾起耳麥戴在頭上,“現在,我來主持這個會議吧,boss有緊急的事情要去處理。”

  合作方的人,對龍夜爵這樣的態度有些不滿。

  但考慮到絕世的優勢,也只能忍了。

  安義輕松的笑了笑,反正他已經很習慣應付爵少丟下的這種爛攤子了,“放心吧,這個案子是我在跟進,我比boss更熟悉。”

  龍夜爵一路飆車到了家,曉月正在給半昏迷狀態的唐綿綿緩解癥狀。

  見到龍夜爵來,曉月趕緊站起身來,對他說道,“唐小姐今天在院子里散步的時候,忽然就蹲在地上很痛苦的捂著肚子,我發現的時候正要詢問,她就昏倒了。”

  龍夜爵緊摟著唐綿綿,視線在她蒼白的臉上膠著著。

  她因為難受,正擰著眉,是在忍受的樣子。

  “綿綿,綿綿,你能聽到我說話嗎?”龍夜爵緊張的問道。

  唐綿綿眼皮十分沉重,但在聽到他的聲音之后,還是微微睜開,看向他,“沒……我沒事。”

  “都這樣了還說沒事,我們去醫院,你忍著點。”

  她能回答自己,龍夜爵心里的大石就落地了。

  唐綿綿搖著頭,可又沒力氣說話,只能被他抱著上了車。

  曉月跟在后面,照顧她。

  唐綿綿靠在曉月的身上,看著男人緊張兮兮的樣子,一邊開車,還要一邊回頭來看她的情形。

  她怕他心神不穩,只好拼了全力說了一句,“我只是……只是生理痛,不要緊張。”

  生理痛?

  龍夜爵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  曉月紅著臉說道,“就是女人痛經。”

  “是么?”龍夜爵雖然那放松了一點,但依舊是神經緊張的樣子。

  他不知道女人的經痛,會這么痛苦。

  曉月尷尬的解釋,“有的女人經痛,就好像是十個人拿著鐵錘在敲打腹部一樣,很痛的!”

  曉月的話,成功的讓龍夜爵的眉頭再一次擰起。

  細看之下,還能發現緊張,甚至臉色也跟這慘白起來。

  唐綿綿有些想笑,但還是咬著牙說道,“沒有曉月那么夸張……就是有些……痛……嗯……”

  “你別說話,別說話。”男人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,將車子再一次飆到了極限。

  曉月已經不敢看車窗外了,閉著眼睛在心里安慰自己。

  沒什么,沒什么的,就當是在坐云霄飛車好了。

  而唐綿綿因為疼痛,根本就顧不上他開的快還是慢。

  終于到了醫院,龍夜爵抱著她就往里面沖。

  那樣子,就好像是發生了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情一樣。

  他甚至直接抱著唐綿綿往沈少恭所在的辦公室闖去,“叫沈少恭出來!”

  沈少恭今日剛剛回來上班,正在聽助理的匯報,就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。

  細聽之下,是在叫他,而且是龍夜爵的?

  他立馬起身走了出來,正巧就碰上了急匆匆而來的龍夜爵。

  “快!快給她看看!”

  龍夜爵語無倫次的說道。

  唐綿綿現在已經是想要鉆地洞的節奏了。

  這男人居然抱著她來找沈少恭看病!!

  她只是經痛好嗎?!

  沈少恭是外科醫生好嗎?!

  “怎么了?”沈少恭趕緊帶他到了隔壁的房間。

  將唐綿綿放到了床上,龍夜爵才說道,“經痛!”

  沈少恭,“……”

  媽的,這是在跟他開玩笑吧!

  沈少恭的俊臉綠了。

  “你他媽愣著干什么!趕緊的!沒看到她都他要痛哭了嗎?”

  沈少恭站在那兒沒行動,龍夜爵氣急敗壞的吼了起來。

  唐綿綿這下是真想哭了。

  羞愧而哭。

  沈少恭真想把這男人狠狠的揍一頓。

  但是考慮到他現在的精神狀態有些瘋狂,他還是明哲保身比較好,轉身吩咐助理,“去叫李醫生上來。”

  “好。”助理忍著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,急急忙忙的走了。

  龍夜爵這才走過去,抱著唐綿綿,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她比較好,“你們都愣著干什么,趕緊給她止痛啊!”

  幾個被嚇傻眼的護士,呆呆的看向沈少恭,發來求助的目光。

  沈少恭暗中使了眼色,“去吧,去給她弄點熱水熱湯什么的來。”

  護士們趕緊趁機逃走。

  婦產科在三樓,而外科在八樓,李醫生上來得比較慢。

  這期間,龍夜爵已經爆發不止一次了,“沈少恭,你這醫院連個像樣的醫生都沒有嗎?!”

  “人呢?!”

  “都死了嗎!”

  男人一聲接著一聲的怒吼,讓唐綿綿實在是聽不下去,氣得不顧疼痛的吼了一句,“龍夜爵,你別說話,越說我越疼!”

  龍夜爵,“……”

  那個暴躁的男人,在她吼出這一句之后,瞬間就乖巧了。

  在李醫生來之前,都沒再吼過一句。

  沈少恭轉身出了檢查室,在門外大聲的笑了起來。

  這樣的龍夜爵,也真是看醉他了。

  李醫生姍姍來遲,有些不明所以的問道,“這婦產科的事情,為什么弄到外科來了?到婦產科去再檢查!”

  “你再說一次?”龍夜爵冷冽的問道。

  李醫生是個老醫生,見過的病人不少,但這么兇的,還真是第一次,“我說去婦產科檢查!”

  “沒看到她都疼得冒冷汗了嗎?去什么鬼婦產科!”男人氣憤的低咒兩句。

  沈少恭趕緊過來,“李醫生,你過來一下。”

  李醫生不滿龍夜爵的態度,沈少恭安撫了幾句,“他這是太在乎老婆了,看在這份在乎的勁兒上,你就多包涵包涵吧。”

  聽到這話,李醫生到是能理解了。

  畢竟女人都能理解女人的痛苦之處。

  而龍夜爵的這份在乎,正是女人們需要的在乎。

  她立刻滿臉笑意的走過去,小心翼翼的詢問唐綿綿,“是這里痛嗎?”

  唐綿綿擰眉點點頭,“很脹。”

  “這位先生,麻煩你出去一下吧,我給病人做個詳細的檢查。”李醫生對龍夜爵說道。
大乐透2011年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