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看大書 > 官道巔峰 > 《官道巔峰》第二部藍天白云,龍山模式 第625章 差點出人命
  “不知道,興許是讓誰撿走了。”那個老頭說道。

  王曉松一拍腦門:“剛才都有誰來過?”

  老頭說了幾個名字,王曉松點點頭:“謝謝了大爺。”

  說完之后,王曉松就向著前方走過去,一邊想一邊在心里默念著這幾個名字,片刻之后,王曉松就發現,這里有一個叫滿囤老漢的,好像是最后可能撿走那條死狗的人。

  滿囤老漢是村子里面的一個孤老頭子,小時候得病,腿腳不好,一輩子沒有娶媳婦,自己一個人打理幾畝薄田,外加上村里給他的低保來過日子。

  這個滿囤老漢日子過得很苦,一年到頭也吃不上一兩回肉,難道這老頭是把那條狗撿回去吃肉去了?

  一想到這里,王曉松就趕緊加快了速度,沖著滿囤老漢的家中沖過去。

  等到了滿囤老漢家門口,王曉松就發現大門是虛掩著的,敲了一下門沒人回應,王曉松就直接喊了一聲;“滿囤叔!”

  還是沒有人答應,王曉松就走進了院子,就看見里面的堂屋還有燈光,就掀開簾子走了進去,就看見滿囤老漢直接倒在了地上,口吐白沫,不省人事。

  王曉松趕緊去檢查飯桌上的飯菜,果然就發現,飯桌上有一碗燉狗肉,轉身去了廚房,就看見廚房里面,那條死狗就在那里,一條狗腿被剁了下來,做成了那碗燜狗肉。

  王曉松趕緊背起滿囤老漢就向著村子里面的醫務室沖過去,里面的醫生簡單檢查了一下,就說道:“得趕緊洗胃!”

  以前村子里面時不時的有人食物中毒,醫務室里面是有洗胃的條件的,等到洗胃過后,滿囤老漢慢慢的醒了過來。

  王曉松這才算是松了一口氣:“我說滿囤叔啊,你這是為了一口肉,連命都不要了?”

  這時候,趙飛揚也帶著一個叫做譚峰的刑警來到了這里,看見王曉松就說道:‘怎么回事?’

  “滿囤叔,你也沒必要不好意思。我知道你是饞那一口肉,這點錢,就算是給你買點肉補身子的。那條死狗不能吃,吃了是會死人的!”王曉松說著,就從錢包里面掏出了兩百塊錢,放在了滿囤老漢手里。

  滿囤老漢掉著眼淚說道:“曉松娃,我,唉,我差點就死在我這張嘴上。”

  好不容易安頓了滿囤老漢,王曉松他們幾個人就把死狗從滿囤老漢家里帶了出來,那個譚峰好像是公安局技偵科的,用隨身攜帶的試劑和器材檢驗了一下之后,就說道:“基本上可以肯定,這狗是被打狗人毒死的。”

  “被打狗人毒死?”王曉松皺眉說道。

  譚峰說道:“是這樣的,在鄉下有這么一個職業,那就是打狗人。算不上什么正經行當,他們都是用吹筒,把一些粘上了麻醉藥劑,用來吹那些狗。

  或者含有毒藥的蠟丸,混在狗糧里面當誘餌,這種蠟丸毒性很猛烈,狗吃了之后用不了幾分鐘就得死在現場。

  他們抓了狗之后,就剝皮,曬干,然后賣給一些收購這些東西的商販,然后就把狗肉賣給一些不法商店。

  一般情況下,這種狗死了之后,只有內臟和頭部毒性比較大,不能吃。四肢和軀干部,毒性不強,經過高溫烹飪之后,吃了之后對人身體傷害不大。

  但是有的時候,這個蠟丸里面的毒藥發作的如果比較晚,狗身上的循環系統,就會將毒藥成分帶到全身。”

  “所以說,今天滿囤老漢就是因為吃了后一種情況的狗腿,所以才會中毒的?”王曉松說道。

  譚峰笑著點頭:“對,可以這樣說。”

  “小譚啊,說了那么多,你有沒有辦法,幫我們確定一下,這個狗的來源?”趙飛揚問道。

  “嗐,其實并不難。我們濱萊縣上的打狗人,他們都是分幫分派的,因為他們平時打的都是野狗,警察就算是發現了,只要沒有抓到他們買賣狗的現行,也不能把他們怎么樣。

  就算是抓住了,很多時候也不能怎么處理他們,所以這些人現在啊,還算是比較活躍。光看他們毒死這只狗的手法,我就能確定,這個人肯定是本地人。

  我知道一個他們進貨拿藥的地方,讓刑偵的兄弟們去那邊查一下,肯定能查出來,干這種行當的,都是些升斗小民,嚇唬兩句肯定就全撂了。”譚峰說道。

  “行,我知道了。你干得不錯,等把這個案子破了我讓咱們王局長請你喝酒。”趙飛揚笑著說。

  譚峰趕緊說道:“局長看您說的,我這還不都是分內的事情。王局長,您不用擔心,用這種下三濫手段威脅別人的,都是些外強中干,色厲內荏的家伙。只要平時小心一點,不會有什么事情的。”

  趙飛揚呵呵一笑:“就不需要你來安慰王局長了。人家王局長在戰場上把敵人腦袋擰下來的時候,那幫下三濫的小癟三還在小學里面學寫生字呢!”

  幾個人隨便閑聊了幾句,王曉松再次對譚峰道謝,就送趙飛揚跟譚峰離開了,臨行之前,趙飛揚繼續叮囑王曉松:“老大,這兩天讓嫂子在家注意安全。我會跟鎮上派出所打招呼,讓他們沒事兒就多過來轉轉。你自己也好好想想,到底是什么人,會給你留這種恐嚇信。”

  “行了我知道了,你開車慢點,路上小心。”王曉松送走了趙飛揚。

  第二天天還沒亮,王曉松就直接驅車來到了環保局里,整理了一下昨天的檢查結果之后,就通知田建斌,將這些東西送到刑警隊去,就當做是對劉國富提起公訴的證據。

  忙到快中午的時候,王曉松才算是松了口氣,就在這時候,門口有人敲門,王曉松一抬頭,就看見兩個陌生的年輕人站在門口。

  “請進。你們找我有什么事情嗎?”王曉松說道。

  這兩個年輕人走進來,對著王曉松點點頭,然后亮出了自己的證件:“王局長,我們是縣紀委的,龐樂書記親自下令,說讓我們來請您到紀委去談點事情。”
大乐透2011年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