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看大書 > 都市血狼 > 第660章 趁火打劫
  六爺何嘗不擔心呢,雖然他上了點年紀,可他尊重女兒的選擇!女兒是他心頭肉,只要女兒過的好,他就滿足了!

  洪濤一見自己父親的眼神,就知道父親不會反對,當即,嘀咕一聲:“重女輕男。”

  “小姐,你回來了!”

  在洪濤嘀咕的時候,涼亭那邊響起護衛的聲音,六爺和洪濤側臉望去,一身淡黃連衣裙的洪媛媛擰著名貴挎包走了過來。

  見狀,六爺布滿皺紋的臉頰上立即浮現出慈祥的笑容,說:“瞧。。。說曹*曹*就到!”

  “誰是曹*了,爸,您別拿女兒我跟那些老男人比,我還年輕,沒嫁人呢!”

  人還沒靠近,洪媛媛那悅耳的聲音率先響起。六爺一聽,朗聲笑了起來。見洪媛媛這身打扮,為老不尊的說:“怎么?去約會去了!改天把你男朋友帶回家,爸爸給你參謀參謀。”

  “爸,你說什么啦,我哪來的男朋友!”

  “沒男朋友?不會吧,我家媛媛這么漂亮!不行,再怎么下去不是辦法,都快成老姑娘了,洪濤,明天你給我把SH那些公子哥的照片湊起,你妹妹的婚事不能耽擱。”

  “知道了,爸!”

  見自己的哥哥跟爸爸一個鼻孔出氣,洪媛媛氣得狠狠跺了跺腳,隨即挽著六爺的胳膊撒嬌起來。“爸,你上一秒才夸人家漂亮,怎么下一秒就說人家快成為老姑娘了,這話要是被他聽到,我找你麻煩。”

  “他?誰啊!”

  “嘻嘻。。。東方鵬飛!”

  六爺早就知道自己的女兒愛上鵬飛了,現在這么說只是想看看女兒愛鵬飛有多深,于是,臉一沉,道:“不行,我不允許你跟東方鵬飛那小兔崽子有什么,且不說他有多少女人,光是他現在所走的路,我就不允許!要是哪一天他突然。。。你怎么辦!”

  “爸,你怎么能這樣,你怎么詛咒東方鵬飛啊!我選了這么久才找到東方鵬飛這樣的人,你怎么不允許啊!他哪里不好了?是,他的女人是多,可你不知道他是怎么對待她們的。”洪媛媛感覺自己的心口好堵,見父親不高興,她一狠心,說:“爸,今晚女兒就把話給撂這兒了,你們不準給我相親,我的婚事我做主,你答應東方鵬飛我就住在這兒,不答應我就去媽媽以前住的屋子去。再*我我就死給你看。”

  “你。。。”

  六爺有種想哭的沖動,自己的女兒,從來都是說到做到,認準的事九頭牛都拉不回來。

  “媛媛,你怎么能這樣跟爸說話,什么死不死的,盡說那些不吉利的話!有什么事好好商量嘛!”

  “洪濤,你跟爸就一鼻孔出氣,你們知道我脾氣,除了東方鵬飛我誰都不嫁!”

  說完,洪媛媛一轉身,這時,柴微帶著有些急促的步伐走了過來,洪媛媛一見,立即停下腳步,準備看看消失了好幾天的柴微會跟自己父親說什么。

  看見柴微回來了,六爺說:“媛媛,你先回去休息!”

  “我不。。。我現在不走了!”

  聞言,六爺遲疑了一下,對一臉為難的柴微說:“說吧,什么事?”

  柴微躬身后,道:“泣魂部隊還是沒有一點消息,自血狼大鬧青幫總部那晚他們出現后就不再有什么消息了,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。”

  泣魂部隊的出現讓六爺放心不下,拍柴微去查,沒想到還是沒有消息。

  “六爺,泣魂部隊是沒有消息,可我們查到了狼軍的一些蛛絲馬跡。”

  “哦。。。”聽到有狼軍的蛛絲馬跡,六爺頓時來了興趣,柴微說:“大約在一個月前,也就是春節期間,狼軍鎮守東北三省的青龍堂有大批精銳往南移,這批人沒有經過青龍堂主胡彥昊就被調動的,現在就潛伏在狼軍與虎幫的分界線上。”

  青龍堂有大批精銳往南移?還沒經過堂主的允許?六爺沉吟著說:“若真是這樣,可真不簡單啊,狼軍青龍堂的精銳調動了一個月才被我們發現,他們做得很隱秘,而在狼軍中,有這個權利的人,也就只有東方鵬飛那小子了!柴微,知道那些人由誰統領嗎?”

  “不知道,狼軍我們了解得不多,內部有多少人高手,又有多少人潛伏著也不知曉。”

  “狼軍是個秘啊,明面是有七個堂口,可暗地里,東方鵬飛不止這點勢力,不然他不會這么有信心南下。”

  洪濤也覺得父親的話有道理,他們了解青幫和虎幫,就是不了解狼軍,盡管血狼跟他們有關系!

  “哦對了,六爺,剛才我們接到消息,血狼得知白偉出事后已經連夜趕往四川了!狼軍高層也通知了虎幫,說血狼此行只為白偉一事!”

  “什么?”六爺面色一沉,道:“大戰在即,他怎么去四川了?他身邊帶了多少人?”

  “還沒查!”

  “立刻去查!”

  突然間,六爺變得擔心起來,他雖懷疑今晚的事是鵬飛一手策劃的,可白偉出事了!這萬一也是龍族大長老使的陰謀,將鵬飛誘到四川擊殺的話,那事情就不妙了!從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來看,身為老江湖的六爺已經隱隱的感覺到有大事要發生了。

  柴微跟了六爺二十幾年,對六爺的神情變化早就感覺到了,當即,應聲又匆匆離開。洪媛媛盯著柴微的背影,知道柴微完全消失在黑夜中,這才說:“爸,發生什么事了!你臉色怎么這么難看?東方鵬飛怎么了?”

  “沒什么,你去休息!我跟你哥還有事要談。”

  “爸。。。你怎么什么事都瞞著我,我是你女兒啊!”

  “你還記得你是我洪天罡的女兒?剛才你不是已經把話給撂在這兒了嗎!”

  “我。。。我那是氣話!”

  六爺一擺手。“好了,該告訴你的時候爸爸會告訴你!你和東方鵬飛的事爸爸不反對了,你要你能抓住他的心。”

  “真的?”洪媛媛頓時喜上眉梢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黑夜下,由C慶通往四川的高速公路上,幾輛豪車正飛馳著!今晚發生的事能引起的后果,鵬飛早就料到了,只是他不知道白偉的事為什么會這么突然。靠在加長林肯中的昂貴軟上,雖閉著眼,卻沒有一絲睡意,他忍住那疼痛的太陽穴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,始終沒找到一個最合適的解釋。

  快到黎明的時候,鵬飛再也承受不了那鉆心的疼痛,冷洛一見鵬飛面色蒼白,立即說:“你不要再想了,等到了白偉老家,一切都會明白的,你這樣想下去萬一毒素攻心怎么辦?”

  “沒事,一會兒就好了!”

  “你自己看看你的臉,還說沒事!”冷洛恨鐵不成鋼的罵了一句,說:“靠著我睡會兒,下了高速再行三個小時就到了!一夜沒休息,你現在的身子吃不消的。”

  “什么時候變得這么關心我了。”緩緩睜開雙眼,望著冷洛這張絕世冰顏,鵬飛嘴角先是劃過一抹賊笑,旋即,道:“你這個人看著都可以讓無數男人發狂,要是再靠著你睡,嗅到你身上的處子之香,那還不把我苦死!一個不好,我會將你就地正法的。”

  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快點,靠著我瞇會兒!”

  “你確定要讓我靠著你?”

  “廢話,不確定你開口做什么?”

  鵬飛翻了個白眼,嘴角的笑容更加性感,用鵬飛的話說,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。當即,摞了摞身子,直接靠在冷洛胸前。

  冷洛那飽滿的山峰受到擠壓,身子明顯的一顫,一股莫名其妙的電流瞬間劃過她身子,變得一陣酥軟。

  狠狠的盯著鵬飛。冷洛知道鵬飛是故意的,可她沒想到鵬飛會這么不要臉。“貝基,老實點,別趁火打劫!”

  “我趁火打劫?我什么時候趁火打劫了!不是你讓我靠著你瞇會兒的嗎!”

  聞言,冷洛氣得牙癢癢的,想開鵬飛,想想之后又覺得不妥。
大乐透2011年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