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看大書 > 重生之都市狂龍 > 第一百八十章 香港又出事了
  兩人一直玩到黃昏,就算是到家了,柳嫣月依然挽著蕭秋風的手,不想放開,與這個男人在一起,都已經很長一段日子了,但是像這樣開心的時光,卻還第一次。

  這種很是明顯的留戀,蕭秋風當然感受到了,很是憐愛了捂了捂柳嫣月的臉,笑道:“放心吧,只要老公有時間,就一定陪你,讓我們家的嫣月,快快樂樂的一輩子。”

  這無疑是最動聽的情話,這卻也是受林玉環的啟發,女人都喜歡這種甜言蜜語,不管是不是真的,反正就是喜歡聽,哪怕被人說成虛偽,也沒所謂的。

  “老公,你真好。”

  愛上這個男人,就是一個考驗,柳嫣月想過很多種可能,但從來沒有想到,此刻的幸福卻如此的濃郁,讓她都有些迷醉在這種美夢中。

  如果再給他生個孩子,那一定會更幸福,柳嫣月被擁在懷里的時候,還在很熱切的渴望著。

  “你們兩個,跑到什么地方去了,連電話都關機,知不知道有客人等你們很久了。”田芙從房里急步的沖了出來,大聲的把這還在親親我我的男女驚開。

  “多大的人了,還玩失蹤,真是不知道我們有多擔心。”

  父母就是如此,只要一刻的不見,就會牽腸掛肚,其實根本就不會想到,孩子們都已經長大了,不再需要這種日日夜夜的呵護。

  柳嫣月羞紅著臉,甜甜的叫了一聲媽,親情愛情,她已經全部擁有了。

  蕭秋風問道:“媽,什么客人?”

  田芙一瞪眼,喝道:“自己進去看,是女的-”

  現在只要是年青漂亮的女人進蕭家,這個老人就有些擔心,會不會又是兒子的女人,這一個兩個的,還湊和,但是現在她都有些嫌多了,都不知道以后如何收場。

  柳嫣月一愣,拉住蕭秋風的手說道:“風,走,進去看看吧,好像又有美女找你哦!”

  在老人的面前,老公兩字一般并不常叫,當然激動興奮的時候例外。

  蕭秋風有些奇怪,此刻還會有什么女人會找他,進了房子,看到大廳里柔和恬靜的身影,他還真是有些意外,這女人怎么會找到蕭家來?

  而柳嫣月卻已經有高興的叫了起來:“鳳姐,你怎么有空過來,真是歡迎啊,歡迎”

  沒有錯,在這里等了一下午的客人,就是鳳兮這位名動東南的一姐。

  鳳兮臉上露出一抹淺笑,應道:“嫣月妹妹,不請自來,沒有打擾你們吧!”

  “沒有,沒有,鳳姐能來,我們歡迎都來不及呢,真是失禮了,下午風陪我逛街,我們把手機都關掉了,不好意思,讓鳳姐等了這么久。”

  鳳兮似乎真的有事,看了看蕭秋風不著痕跡的說道:“蕭少,有時間么,鳳兮有點事,與你商量一下。”

  蕭秋風點了點頭,兩人離開了大廳,而柳嫣月很自覺的沒有跟上來。

  只是一旁的兩個老人,卻是一臉的擔心,田芙雖然不認識這個女人,但是蕭遠河卻認識,作為一個集團的大老板,各種應酬當然不會少,而東南最出名的黃金水城,他當然不會不知道,也不可能不知道,這個女人,就是紅樓的主人。

  不過這事,他還真是不敢與老婆說,不然她又有疑神疑鬼的,以為他干什么壞事去了,只是他不明白,柳嫣月怎么會認識她呢,以他們的生活,根本就是不可能相融的兩條平行線。

  至于田芙,她擔心的,卻是柳嫣月誤會,必竟這個女人很妖嬈,雖然一句話也不說,但坐在那里,光是憑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,就讓人想多看幾眼的沖動,怎么說呢,天生的狐貍味。

  這也不能怪田芙以貌取人,德由心生,怪只怪鳳兮天生就長了這么一張漂亮嫵媚的臉龐。

  “嫣月,你認識她?”蕭遠河輕輕的問道。

  柳嫣月笑著點了點頭,說道:“是啊,爸,上次風帶我去黃金水城玩,那里還真是高級呢,鳳姐是那里的老板,人很好的,我們很合得來。”

  蕭遠河有些吃驚,兒子還真是有本事,連去那種地方都帶著自己的女人,還讓嫣月與水城的老伴成了朋友,難到她就不怕嫣月吃醋么?

  不對,看嫣月的樣子,似乎根本就不在意。

  “那就好,那就好,媽還真是怕嫣月生氣,以為這又是小風從外面招惹回來的狐貍精呢?”

  柳嫣月叫道:“媽,你不要誤會鳳姐,他與風是好朋友,這我早就知道了,鳳姐長得是很漂亮,但是她很正派的,有機會,你們相處一段時間就知道了。”

  蕭遠河還是覺得不妥,這種女人手段非凡,絕非一般人可以相融的,當下說道:“嫣月,那種地方能不去就不要去,不然讓熟人看到,不太好。”

  田芙一愣,有些懷疑的說道:“什么地方不能去,嫣月,你去過么?”

  “媽,就是黃金水城啊,聽風說,那是男人的天堂,上次我去,還在那里見過二姨夫呢?”

  田芙臉很不自然的陰了下來,很是怪聲的哦了一聲,說道:“老公,這么說,這個地方你很熟悉了,是不是經常去玩啊!”

  蕭遠河急了,辯道:“沒,沒有,老婆,我沒有去過,只是聽人說起過,真的。”

  田芙卻已經冷冷的說道:“今晚睡書房去,想想還有什么事瞞著我的,哼,跟老娘耍心眼,沒門!”

  蕭遠河苦笑,但是柳嫣月卻溢出了冷汗,沒有想到一向慈祥的媽,也如此的兇悍,今天真是見識了。

  書房里,蕭秋風靜靜的聽著鳳兮的報告,香港的局勢似乎又發生了變化,而步蛇,卻在一個星期前失蹤了。

  “步蛇其實已經很有些天沒有來消息了,當初我沒有怎么在意,但是今天聽說,青竹幫與廟街發生了火拼,而步蛇的人馬,竟然沒有制止,這就很是有些問題了。”

  “我已經吩咐線人重新探查這件事,但沒有人有能力處理,唯有蕭少要親自過去走一趟了。”

  步蛇竟然失蹤了,這還真是出乎蕭秋風的預料之外,香港是迷惑之都,誘惑無處不在,會不是會是步蛇已經有了二心?

  香港蕭秋風已經全部交給了步蛇,一向都是單向聯系,甚至連鳳兮也很少過問,可是此刻,連已經聯合的青竹與廟街都火拼,估計出的意外還真是不小。

  “好吧,我去一趟,晚上就過去。”

  決定做一件事,蕭秋風會以最快的速度去完成,不喜歡拖泥帶水。

  兩人一前一后的走出書房,廳里只有柳嫣月與蕭遠河,田芙因為生氣,懶得看這個老頭子,已經去廚房監督晚飯去了。

  “風,你們談完了,正好,鳳姐,你留下吃了晚飯再走吧!”柳嫣月見到兩人,立刻站了起來。

  鳳兮還沒有開口,蕭秋風已經說道:“嫣月,我晚上有些急事,需要去香港一趟,估計要去幾天,這些天就不能陪你了。”

  蕭遠河也站了起來,嚷道:“小風,才回來又要出去,你小子似乎腳不沾地啊,又是什么大事需要你去做,就不能在家里多呆幾天么?”

  有些傷感,雖然這種離別,已經不是一次兩次,但是每一次,柳嫣月總會有瀟瀟離別的愁緒,但是此刻,她很是堅強的克制自己,說道:“風,再急,也要把晚飯吃了再去,晚上九點還有飛機,來得及的。”

  就算多留下一分鐘,這卻也是她心里的期盼。

  田芙已經從側面的廚房里急步沖了出來,大聲的叫道:“小風,又要出遠門啊,這黑燈瞎火的,什么事這么急啊!”

  關于鐵血團的事情,蕭秋風從來沒有與老個老人說過,而關于東南的勢力,這種黑社會的事情,當然也沒有讓他們知道。

  看著親人那不舍的眼神,蕭秋風點了點頭,說道:“好吧,就吃了晚飯再走,鳳姐,我也留下一起吃吧,等下我順路送你。”

  鳳兮還沒有機會開口拒絕,柳嫣月卻已經拉住了她的手,說道:“鳳姐,走吧,上次你這么熱情的招待我,這一次就讓小妹我盡盡地主之誼吧!”

  不過一向孤影隨行的鳳兮還真是沒有嘗試過家的感覺,也沒有與家人一起吃過飯,因為她也是孤女,此刻見到蕭秋風都已經開口,她便應承道:“好吧,伯父,伯母,那就打擾你們了。”
大乐透2011年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