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看大書 > 林昆 > 第二千九百四十章:三個男人
  這老頭笑容陰森,露出滿嘴的大黃牙,他手里的刀子無光,黑暗中看起來十分的質樸,卻透著一股令人心頭發冷的壓抑。

  唰!

  刀子憑空一閃,向著林昆的手腕就扎了下來,這老頭兒接到的命令是讓林昆變成殘廢,讓一個人變成殘廢的最好辦法就是挑斷他的手筋和腳筋,即便日后恢復了,也不可能再完好如初,幾乎就等同于一個廢人,勉強能生活自理就算好的了。

  鏗……

  一聲悶響,老頭手里的刀子扎進了黑漆漆的地面上,那地面是瓷磚鋪砌的,刀子扎入地面仿佛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,就像是扎進了一塊豆腐里一樣,可見其鋒利。

  老頭兒臉上的表情一愣,他明明是奔著林昆的手腕扎下來的,可就在即將扎中的一剎那,林昆居然換了個姿勢睡覺似的將手腕挪開了。

  老頭兒咬了咬牙,心里頭暗啐了一口,將刀子抽了出來,又奔著林昆的另一只手腕扎了下來,這一次他格外卯足了勁兒,一刀子下去甭說是手筋斬斷,就是骨頭也給扎穿了。

  鏗!

  還是那么一聲悶響,刀子再次扎了個空,老頭兒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難看起來,咬著牙低聲罵了句,又抽出了刀子,不過這一次他不扎林昆的手腕了,而是奔著林昆的腳腕去,林昆剛才挪動了兩下都是手腕,兩只腳可是沒動彈。

  老頭兒暗吸了一口氣,手中掄起的刀子奔著林昆的腳腕就扎了下來,可這一次還不等刀子落下,林昆這44碼的大腳板子突然一撩,直接沖著老頭兒的面門就踹了過來。

  老頭兒一門心思的都在扎林昆的腳腕上,近在咫尺的距離又是突然發生變故,他根本就無從躲閃,頓時砰的一聲悶響,就被踹了個正著。

  “啊!”

  老頭兒一聲痛叫,直接就被踹了個人仰馬翻,手中的短刀險些脫手,鼻梁被踹踏了,門牙也沒踹松了,口鼻里嘩嘩的往外流血。

  兩個身材魁梧的男人愣了,師傅這……

  老頭兒心中憤怒至極,一個鯉魚打挺兒就跳了起來,結果與此同時,林昆已經先他一步跳起來了,就在這老頭兒跳起來的一剎那,整個人還未等完全站穩,林昆那44碼的大腳板子奔著他的胸口就踹了過來。

  嘭!

  這一下又是挨的結實,不過這老頭兒快速的深吸一口氣,他的胸腔腹部高高隆起,竟然一下子化解了一大半的力量,整個人只是向后倒退了兩小步便停了下來。

  “師傅……”

  兩個身材魁梧的男人,馬上了來到了老頭兒身旁,師徒三人一起惡狠狠地瞪著林昆。

  其中一個剃著村頭的身材魁梧的男人瞪著林昆冷聲道:“你小子怎么站起來了?”

  林昆笑呵呵的道:“怎么,難道我應該躺在地上,神不知鬼不覺的被你們用刀子像是割豬肉一樣把我給卸了?瞧你這塊頭不小,怎么能問出這么幼稚的問題。”

  另一側的那個長發飄飄的男人道:“你不是吃了菜喝了酒,難道那里面的……”

  不等這男人把話說完,老者眼珠子一瞪,喝道:“你小子瞎說什么,跟他廢話這么多干什么,你們兩個一起上,把他給制服。”

  兩個男人也是毫不含糊,攥緊了拳頭之后,奔著林昆就撲了過來,林昆也不敢大意,他的肩膀上本來就有傷,從剛才踹那老頭的一腳能感覺得到,這老頭兒還是有些身手的,而他的這兩個徒弟雖然腦袋好像有點不太靈光,可能跟在師傅的身邊出來謀財害命,想必是有過人之初。

  砰!

  林昆揚起拳頭,和短頭發的男人硬碰硬的來了一記,林昆此時的身體有些虛弱不假,可這一拳碰撞下去之后,竟感覺到了一絲反噬,這男人的拳頭不是一般的硬。

  緊跟著林昆身子橫的躲閃出去,長發飄飄男人的拳頭,鏗的一聲砸在了林昆身后的墻上,頓時就聽嘩啦的一陣聲響,那混凝土的墻壁竟然被打的掉下了一片渣兒。

  林昆眉頭微微一皺,出聲道:“鐵拳?你們難不成是南河鐵拳一脈?”

  身材佝僂的老者冷笑道:“不錯,就是南河鐵拳一脈,不成想你還有些見識。”

  不再給林昆說話的機會,短發男和長發男一左一右的向他夾擊了過來,兩人腳下邁著天罡步,手上揮舞著一雙破空鐵拳,那勁風呼嘯之際,仿佛將空氣都砸得凹陷。

  林昆接連碰撞了兩次之后,除了胳膊感覺一陣酥麻,嚴重的是他手上的肩膀上滲出了血跡,本來有些愈合的傷口竟迸裂了。

  “去死吧!”

  長發男人手中的拳頭,如同漆黑夜空中的流星一般,奔著林昆的面門就飛了過來。

  林昆暗暗一咬牙,口中大呼一口氣,一時間氣海穴內的氣力充盈,口中一聲輕喝,攥緊著拳頭奔著長發男人的一拳就砸了過來,他受傷的是左肩,此時揮出的是右拳。

  砰!

  結實的一聲悶響,聲音不大卻仿佛凝聚了無可匹敵的強悍力量,林昆腳底下弓步一扎,鞋底子摩擦在地面上發出一聲吱嘎聲響,再看對面長發飄飄的男人,頭發無風自動的飛舞了一下,然后整個人臉上的表情迅速變化,本來是猙獰充滿殺意,結果卻是迅速變成了吃驚、駭然,他腳底下的步子本來扎的十分穩,身體卻是如同風中的浮萍一般,鏗鏗鏗倒退。

  短發寸頭男這時也從斜的一角向林昆撲了過來,林昆原地一個跳躍,一雙大腳板子半空中來了個連環踢,踢向對方的面門。

  短發寸頭男連忙揚起雙拳格擋,鏗鏗的兩聲響之后,短發寸頭男連連倒退,后背鏗的一下撞在了墻上,胸腔里一股子的憋悶,居然忍不住的想要一口鮮血噴出來。

  長發男人和短發男人喘息了一口,還要繼續奔林昆過來,身材佝僂的老男人卻是出聲阻止,“你們兩個先別動,這個小子不簡單,他居然會內家的氣功,為師來會會他……”
大乐透2011年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