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看大書 > 女總裁的超級狂兵 > 第兩千零四十九章:蠻橫保鏢
  王易忍不住又給了韓韻清一個白眼,“屬下?我可用不起這樣趾高氣揚的屬下!”

  韓韻清有些好奇的看了王易一眼,“你不會是有了危機感吧?”

  “啥?”王易一臉懵比。

  “陳應龍非常優秀,確實堪稱人中之龍,而且是婧瑤親自選中的,所以你……”韓韻清陰陽怪氣的說道。

  “你是說我在嫉妒嗎?”王易簡直有些哭笑不得,撓著鼻子,瞇著眼睛看著韓韻清。

  “嫉妒不嫉妒我不知道……”韓韻清一臉不陰不陽的說著,“總之人家不比你差就對了!”

  “不比我差的人多的是!”王易嗤笑了一聲,“我管得過來么我!”

  說完,王易就直接舉步朝前走。

  顧影憐和韓韻清兩個人都戴上了口罩,眼睛上還卡著墨鏡,遮住了她們天姿國色的面容,所以才沒怎么引起轟動,否則這個機場今天非要癱瘓了不可。

  出了機場又走了大概半條街,路邊停著一輛銀白色的保時捷,王易一眼就看出了這是顧影憐的座駕。

  三個人快步走了過去。

  一邊走顧影憐一邊還嘴上說著,“冬月和明霞兩個人在江城不知道行不行……”

  王易不由得微微笑了笑,“你就不要瞎操心了,至少這兩個人經驗現在都比林瀟豐富多了……”

  遠遠的看見王易等三個人走過來,顧影憐的那個專職司機趕緊贏了過來,恭恭敬敬的跟三個人打了個招呼,然后趕緊伸手接過了顧影憐和韓韻清手上的行李。

  就在三人正準備上車的時候,忽然路前面傳來了一陣喧鬧。

  三人不由的同時舉目望去。

  前面好像出了點交通事故,道路暫時出現了擁堵,圍觀的行人堵了好幾層。

  王易不由得苦笑了一聲,看來今天有點兒倒霉,諸事不宜!

  “他們也去看看吧!反正一時半會兒也走不了。”王易只能無奈的開口說道。

  顧影憐和韓韻清同時點了點頭,跟著王易走上前去。

  就是一場普通的交通事故,后面一輛車追尾了前面,兩個車主稍微發生了一些口角,不過矛盾也沒有計劃,已經報警了,正在等待警察過來處理。

  只不過機場附近的道路大多數都非常的寬闊,偏偏只有這一條道并不是很寬,這么一堵之后一時半會兒是無法通行了。

  王易雖然無奈,但所幸也沒有什么急事會需要處理,只能慢慢等著。

  然而就在聽著周圍的人議論紛紛的時候,王易不經意的一轉眼,忽然看見的道路邊上停著的那輛凱迪拉克。

  沒想到陳應龍那小子居然也是走的這條道……

  王易不由得瞇起了眼睛,伸手又撓了撓鼻子。

  正在顧影憐和韓韻清也注意到那輛車的時候,凱迪拉克后座的車門被打開,一名保鏢模樣的人走了下來。

  只見這名五大三粗的保鏢走到前方,毫不費力的擠進了人群之中來到了事發地點,走到了兩名車主的旁邊。

  由于人群喧鬧,顧影憐和韓韻清根本聽不見這名保鏢和兩個車主說了什么,卻瞞不過王易的耳朵。

  “你們倆把車挪一挪!”保鏢非常的盛氣凌人,語氣也充滿了不容置疑,根本一點商量的余地都沒有,直接用下命令的架勢說道。

  兩個車主剛剛發生了車禍,心情正不好呢,忽然冒出來這么個貨,頓時更加惱火,兩個人竟然保持了非常滑稽的默契,同時雙手環抱胸前,微微的昂起了腦袋,瞇著眼睛下巴沖著那個魁梧的保鏢,“你誰呀你!”

  “你們不用管我是誰,我們陳總有急事需要趕路,你們立刻把車挪開!”保鏢的語氣十分生硬,比起剛才來說態度又差了幾分,仿佛報出陳總的名字之后對方就應該灰溜溜的立刻遵命。

  “什么狗屁陳總,老子沒聽過!”其中一個車主不耐煩的擺了擺手,語氣中透著惱火,“沒事兒一邊兒去!”

  另一個車主連說話都懶得再說,不屑的瞅了一眼保鏢。

  “嘭!”

  就在第一個車主話剛落音之后,那名保鏢也一點都不客氣直接抬起了左手,重重的一拳砸在了旁邊的車身上。

  一聲悶響,嚇得周圍的人都是一愣。

  再轉頭看過去,車身上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凹槽,而且正好是一個拳頭的形狀!

  分明是被這個保鏢剛才一拳砸出來的!

  “嘶……”

  周圍的人頓時全都倒抽了一口涼氣!

  這得多大的力氣,又得多硬的拳頭!

  這個人看起來就虎背熊腰,而且面色不善,氣勢又十分的高傲,一看就是哪家達官貴人的保鏢,絕對是惹不起的那種!

  兩個車主似乎也被嚇到了,一臉發呆的站在原地,臉色稍微有些發白,兩個人四只眼睛全都瞪得滾圓,猛的吞了一口口水,一時之間竟然說不出話來。

  “到底是你們自己挪,還是我幫你們挪?”保鏢又無比生硬地甩下了一句話。

  這一番場景看在王易的眼中頓時皺起了眉頭,心中對這個陳應龍的印象更加不好了。

  那兩個車主聽了這話之后,渾身猛的一顫,這才回過神來,再也不敢跟這個保鏢叫板,兩個人相互對視了一眼,其中一個膽子大的小心翼翼的開口道,“那個……我們已經報警了,現在正在等警察過來處理,事故現場是不能動的,否則沒法定責……”

  “我管你能不能定責!”保鏢已經非常不耐煩了,根本都沒等他把話說完,直接伸出粗壯的左手,一把拎起了車主的領子,幾乎將車主拎的雙腳離地!

  “我再跟你說一遍,我們陳先生趕著要回去辦事,立刻把車挪開!”

  那名車主被勒的滿臉通紅,臉色驚恐無比,雙手慌亂的在半空中劃拉著,卻不敢反抗。

  給他個天做膽子,也不敢主動沖著這名保鏢大漢動手!

  與剛才保鏢吼出來的這一聲聲音較大,之前沒有聽清楚雙方對話的那些圍觀群眾也都聽見了,紛紛開始議論了起來,不少指責聲開始蔓延,所有人臉上也都帶上了不滿的神色。

  這不但是欺負人,而且是一點法律常識都沒有!

  發生交通事故竟然硬逼著人家破壞事故現場,這蠻橫霸道的也是有病了!

  顧影憐和韓韻清兩人也皺起了眉頭。

  “這個陳應龍怎么會霸道到這種地步!”顧影憐臉色稍微有些陰沉,“之前沒有聽婧瑤說過他是這種人啊……”

  “我覺得這事兒不簡單!”韓韻清眉頭微蹙,搖了搖頭,“陳應龍不會這么愚蠢,當街做出這樣的事情來豈不是自壞名聲!他剛剛才接受了杰出青年的稱號,在現在這個媒體發達的時代,再蠢的人也不會干這種事情!”
大乐透2011年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