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看大書 > 都市狂梟 > 第2658章 屋內有人
#e#  食府老板一直心驚膽顫的在腦海里思索著,當他終于想起來陳是何許人也的時候,整個人更是猶如晴天霹靂,只剩下誠惶誠恐了!

  陳,一個在長三角都如雷貫耳的名字,一個在長三角,都被當做是通天魔王的青年!也是被好事者列為,長三角勢力最大,最不能招惹的人!沒有之一!

  “陳陳公子,不知道是您蒞臨小店,真的是大駕光臨了,有失遠迎,還請恕罪,恕罪啊。”食府老板小心翼翼的來到陳身旁說著。

  陳回頭看了眼食府老板,笑道“你認識我?”

  “不敢,我哪里有資格認識陳公子這種大貴人,只不過聽過陳公子的名字和傳說,一直敬仰陳公子。”食府老板異常謙卑的說道。

  陳笑了笑,道“呵呵,今晚不好意思了,給你添了不少麻煩。”

  “哪里哪里,陳公子太客氣了,您能來,我們小店簡直是蓬蓽生輝,能見您一面,我都算得上是三生有幸了。”

  食府老板連忙說道“陳公子,您們想吃什么盡管吩咐,今晚這頓,我請了,就當是給陳公子賠個不是,您們在我店里遇上這么不愉快的事情,我實在是”

  陳看著對方那副誠惶誠恐的模樣,無奈失笑了一聲,摸了摸臉面,他對秦若涵小聲的問道“媳婦,我有那么可怕嗎”

  秦若涵翻了個白眼,打趣道“你現在才知道你很可怕啊?你這家伙可是兇名在外。”

  陳哭笑不得的聳聳肩,對食府老板道“有心了,既然你都這樣說了,那咱們可就不跟你客氣了。”

  說罷,陳難得霸氣一回的拍了拍桌面,對秦楓等人道“今晚這頓我請客,大家敞開肚子吃喝,當然,這位老板付錢。”陳恬不知恥的指了指食府老板。

  不多久,一桌子佳肴上齊,玲瑯滿目,不過桌面上的氣氛,倒是顯得有些沉悶,除了秦楓偶爾說幾句話外,他的同學卻是沒有一個人敢說話,拘禁到了極點。

  開玩笑,跟陳這樣一個狠人坐在一起,誰敢有半點輕松啊?

  對這個情況,陳也是有點無可奈何,他笑了笑,看著秦楓身邊那挺漂亮的小姑娘道“姑娘,你是叫蘇以沫吧?”

  蘇以沫抬起頭,怯生生的點了點腦袋,陳笑道“嗯,不錯,我們家秦楓的小女朋友?”

  蘇以沫有些慌亂,但還是臉色羞紅的點了點頭,輕輕嗯了一聲。

  秦若涵也是細致的打量了幾眼蘇以沫,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,對秦楓道“我說你怎么一定要請我來參加你的同學聚會呢,原來是帶小女朋友給你姐看啊?”

  “嗯,挺好的,好好對人小姑娘,別成天嬉皮笑臉朝三暮四。”秦若涵說道。

  秦楓笑著撓起了后腦勺,餐桌上的氣氛,這才稍微緩和了一些。

  不過,即便這樣,陳跟秦若涵兩人也沒待上多久,吃到一半,陳就給秦若涵使了個眼色,秦若涵心領神會的找了個借口,跟著陳兩人就起身告辭離開!

<-->>#p##e#br />

  這樣的聚會,有他們在,這年輕人也放不開,他們坐著,倒也沒什么意思,只會掃了秦楓等人的興致。

  食府外,在食府老板再三相送之下,陳跟秦若涵兩人坐上了車。

  車內,陳沒有著急離開,而是掏出了電話撥打了出去。

  “金彪,天成食府,你派些夠機靈信得過的人過來,照看下秦楓和他的幾個同學,別讓他們出了什么意外。”電話一接通,陳就吩咐道。

  王金彪二話不說,領命照辦。

  掛斷電話,秦若涵對陳說道“六子,你害怕那些人會對小楓他們不利?”

  陳笑了笑,說道“不知道,但防范于未然總是好的,避免意外的最好辦法,就是把任何意外都扼殺在搖籃當中嘛。”

  一邊說著,陳一邊啟動車輛,轉動方向盤,慢慢駛離。

  一路上,秦若涵顯得有些沉默,陳歪頭看了心事重重的秦若涵一眼,握了握她那溫熱的手掌,說道“怎么了?擔心啊?”

  秦若涵輕輕的點了點頭,道“從今晚的情況就能看出,你現在的處境很不好,連谷陽都敢用槍指著你了”

  聞言,陳失笑的說道“別胡思亂想,敢在我面前掏槍,卻不敢朝我開槍,不還是白瞎嗎?那種小蝦米,我一腳下去,都能踩死一片,不足為慮。”

  “可是這也是一個對你不好的訊號啊。”秦若涵還是放心不下的說道。

  陳輕聲說道“盡管把心放進肚子里,不會有事的。”

  聽到陳這么說,秦若涵也只能輕輕點了點頭,反手握著陳的手掌。

  輕車熟路的來到了秦若涵所居住的高檔小區,停好車,兩人攜手走進了樓道。

  進了屋,秦若涵脫下了高跟鞋,一雙被肉色絲襪包裹住的精致小腳呈現在陳的眼簾當中,不過這種美,一閃即逝,秦若涵的小腳無比可愛的擠拉進了拖鞋內。

  隨后,又拿出一雙嶄新的男士拖鞋給陳換上,舉止之間,都有著一種賢惠溫雅之氣。

  陳探出手掌,一把就摟住了秦若涵那纖細腰肢,順手一帶,秦若涵就撲進了他的懷中!

  秦若涵被陳的突然襲擊嚇了一跳,輕呼一聲,面色緋紅,媚眼含絲的看著陳,嬌嗔道“壞家伙,剛進門就想使壞了嗎?”

  陳卻是露出了一個略顯異樣的笑容,他低下頭,在秦若涵的耳邊低聲說道“小聲點,屋內有人。”

  聞言,秦若涵臉色一驚,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,快速的回頭在屋里張望了幾眼。

  雖然她不知道怎么回事,可對陳所說的話,卻是深信不疑的,當即捂著嘴唇,不敢讓自己發出絲毫聲音,明媚的大眼睛中,盛滿了驚嚇。

  陳不動聲色的抱起秦若涵,大步向客廳走去,他目光如電,四處掃射,并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之處。

  。
大乐透2011年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