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看大書 > 尚書大人易折腰 > 第589章:沒有
  謝元娘心一提,怎么又說起這個了。

  可知道又不能不面對,這個問題她就是沒長腦子也知道該怎么回答。

  她用力的搖頭,“沒有。我們沒有說過這個話。”

  說謊。

  顧遠還不了解她,一看就知道她在說謊。

  “你想得開不代表庭之想得開,我只是擔心你。”顧遠心里酸的不行了,面上還要尋一個合理的理由。

  謝元娘原本就心虛,哪里會發現這理由不對,說到這一點,她還在為顧庭之辯解,“他不是那樣的人。”

  好吧,顧遠心更酸了,庭之不是那樣的人,那他是那樣的人?

  謝元娘這邊完全沒有想到她已經犯了極大的犯誤,見二爺不說話,還以為他不相信,“其實前幾天他有來過信,信里也問候了我和湛哥,并沒有說別的。”

  “其實我還是了解他的,就是在夢中時的了解,在知道我要嫁給二爺的時候,他都沒有做什么,現在我嫁給了二爺,成了他的小嬸嬸,他更不會做出別的事情。”

  “他是敬重二爺的。”

  謝元娘覺得這樣解釋更貼切,“并不是因為在乎我,而是因為二爺。”

  話說的反反復復,不過最后這一句算是安慰了顧遠受傷的心,小丫頭了解別的男人,雖然那個男人是他的侄子,現在說來是個晚輩,不過也讓他的心里極不舒服。

  “庭之確實是個有分寸的人。”明明氣的不得了,還要夸對方。

  顧遠覺得一會兒要寫信去西北,讓某些人再加大訓練,不然也不會有心思還關心‘長輩’。

  “是的,他就是一個有分寸的人,所以不管怎么樣,我們之間什么事也沒有。”謝元娘聽到二爺信了,松了口氣。

  顧遠咬緊牙,點頭,“他是不錯。”

  因為‘不錯’這兩個字,顧庭之在一周后就收到了二叔寫來的信,加上邊關又有戰亂,讓他忙的自顧不暇,根本沒有旁的心思去想別的事情。

  過年了,邊關又有戰亂起來,今年過年的氣氛并不是太好,送過年禮之后,謝元娘只回了一次孔家,其他哪里也沒有去過。

  年后回孔家時,遇到了同來的謝文惠,這是兩個人生產之后第一次碰面,謝文惠瘦了很多,比沒有懷孕時還要瘦,氣色看著也不好,站在她身邊的郭客看著也低迷了許多。

  聽到謝元娘的聲音,郭客才抬起頭看過來,裂開嘴角對謝元娘笑了笑。

  謝元娘回了一個笑,男子就都去了前院。

  留下女眷呆在孔老夫人這里,孔氏面上帶著笑,人看著也喜氣,“母親,姝姐有身孕了,今兒早上我出府時才收到的信。”

  孔老夫人嫌棄的看了她一眼,“那你該留在府上回信,怎么還過來了?”

  也不怪孔老夫人嫌棄,謝遺姝那是最不招人待見的,此時這么多人在,孔氏偏還要提起來,像是成心惡心人似的。

  孔氏就是想示威,想讓小舒氏看看她的女兒就是鄉野間長大又如何?還不是嫁進將軍府,現在也有身孕了?

  她追去邊關被人嘲笑又如何?現在還不是讓人羨慕了?

  孔氏也不在乎母親拿話刺她,抿嘴一笑,“這一年來姝姐的事一直讓母親擔心著,如今得到了好消息,我怎么也得第一時間告訴母親,才能放心。”

  “我擔心什么,從小也不在我身邊長大,我見過幾次?再說是你們謝府的姑娘,真要擔心也是你們謝府擔心,我這個外祖母操那個沒用的心做什么?”孔老夫人一點面子也不給,“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,這樣的話怎么能說得出來?”

  在晚輩面前就不給面子,孔氏也一時愣了。

  謝文惠也不想看母親在這里丟臉,“外祖母,你抱抱衡哥吧。”

  她說完,還掃了謝元娘一眼,對上謝元娘錯愕的神情,謝文惠終于露出了第一個笑容。

  謝元娘被惡心到了。

  謝文惠搶不到湛哥的名子,然后現在是衡哥嗎?

  她為什么這樣做?

  是想報復?

  謝元娘并不是在乎這個名子,而是謝文惠這種惡心人的舉動,她笑了,目光冰冷,落到了她懷里抱著的孩子身上。

  “表姐怎么了?”謝文惠一轉身,擋住了謝元娘的目光,“表姐不喜歡衡哥就算了,又何必用那樣的目光看他,他還是個孩子。”

  屋里眾人一愣,看向謝元娘,孔氏的目光帶著犯勁,“元娘,你要干什么?”

  小舒氏不同意了,“姑奶奶這話可不對了,惠姐一句話,眾人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呢,怎么就直接指責上我們元娘不對了?”

  她的語氣頓了一下,又慢聲細語道,“元娘在你身邊養大,也不知道這些年在謝府是怎么過的,是做妹妹的,又不是親生的,日子難熬啊。”

  孔氏要真在乎這個,也不會厚著臉皮一直蹬孔府的門,她捏著嗓子微微一笑,“不是親生的就是沒辦法,掏心掏肺的對她好,最后也換不來好。”

  “行了,一人少說一句。”大正月的就對上,孔老夫人臉色不能再難看,“孩子是好孩子,只是這衡哥又是怎么回事?不是叫業哥嗎?”

  話題被帶走了,孔氏這次沒敢再頂著來,小舒氏也好奇這個。

  謝文惠笑著解釋之前,還是不忘記挑釁的看謝元娘一眼,才開口,“持之以恒,衡字叫著也順嘴。”

  “家里長輩同意了?”孔老夫人可沒有被三言兩語就打發了。

  謝文惠愣了一下,她點點頭。

  只是回應的動作太小,又有些猶豫,孔老夫人失望的看著她,“惠姐,你也要和外祖母說謊嗎?”

  “外祖母,我沒有。”謝文惠沒想到會被看出來,“我是和郭客商量過的。”

  孔老夫人手一拍桌子,“郭客?你就這么直呼自己男人的名子?一點規矩也沒有,沒有人教過你嗎?”

  謝文惠的臉白了,她手里還抱著孩子,半弓著身子把孩子遞給孔老夫人。

  孔老夫人揮手,“把孩子抱起來吧,這樣抱著孩子也不舒服。”
大乐透2011年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