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看大書 > 畫滿田園 > 第一百四十五章 老爺這稱呼
  一秒記住【??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花繼業笑看著玄安睿:“第一次喝酒,適當就行,不用都喝了。”然后又對著玄文濤舉杯:“伯父叫我繼業就成,咱們干了。”

  其實花繼業更想讓玄文濤改了對他的稱呼,這樣玄妙兒也能叫自己一聲大哥了,欺負欺負那丫頭,感覺那么有樂趣。

  玄妙兒自然不知道花繼業的想法,有點無聊的看著三人,自己每個菜都試試,這個時候的菜做的不錯啊,也許是純天然的有機食品就是好吃,自己好不容易在酒樓吃飯了,也別虧了自己,多吃點。

  玄文濤本來也是識文斷字的,所以和花繼業說起話來倒是不顯得突兀,玄安睿偶爾也能說上幾句,這頓飯吃的倒是挺好。

  飯后,玄妙兒看著天色不早了,眼見著太陽要落山了:“花公子,我一會還有些事情要辦,就不就留了,謝謝你今日的款待,等年底我多帶些臘腸給你,你也可以用來送人。”

  “那我可是不客氣了,你要多做些,我過了年去京城外祖家,正好愁著沒什么新鮮東西帶呢。”花繼業也真是不客氣。

  玄文濤倒是高興,趕緊應下:“花公子放心吧,年下家里多做些,管夠。”他還是沒適應真的改口叫花繼業名諱,畢竟花繼業在鎮上的名聲太大了,并且他們家欠花繼業的人情也太大了,總是覺得要敬他些才安心。

  花繼業也不強求,畢竟這事也不是著急的,反正以后有的是時間接觸呢:“那我就等著了,你們早些去辦事吧,要不然天色黑了。”

  玄文濤帶著兄妹兩和花繼業告別,出了醉仙樓。

  玄妙兒看著爹和大哥那個興奮的樣子,心里也高興,自己家以后也是要做有錢人的。

  玄文濤喝得不多,可是興奮度也是提高了:“妙兒,你看咱們認識了有錢人。這花公子對咱們家可是真的太好了。”

  玄安睿第一次喝酒,兩個臉蛋紅彤彤的:“是呀妹妹,你看看咱們現在認識的人,木公子花公子都是這鎮上有名聲的人。妹妹你真厲害。”

  玄妙兒聽著夸獎,笑瞇瞇的道:“爹,大哥,一會你們到了我的年畫坊,你們那才是真的要吃驚了。”

  玄文濤同玄妙兒說過幾次年畫作坊的事。但是他總覺得小孩子吹點牛也正常,在他心里有兩間房子,有幾個工人也就是很好了,怎么可能有個大四合院,還有十個雕版師傅呢。

  玄安睿倒是相信妹妹,但是他也沒見過太大的作坊里邊什么樣,所以很期待。

  到了醉妙書畫坊的門口,玄妙兒指了指牌匾:“爹,哥哥,你們看。千醉公子在牌匾上也加了我的名字。”

  玄文濤看著牌匾,再看向里邊,一下子酒氣全去了,清醒的不要不要的:“這真的是你說的作坊?有你的份?”

  “爹,感情之前你一直沒信任我啊,進去看看你就知道了。”玄妙兒趕緊帶著爹和大哥進去,這時候太陽都到了地平線了,天空中最后的一抹余暉了,再不抓緊點,就要趕夜路回去了。

  千墨聽見聲音趕緊出來:“小姐來了。怎么也沒提前通知,我好趕馬車去接你,這兩位是老爺和大公子吧?”

  玄文濤到現在完全習慣了這個稱呼,玄安睿明顯對這個公子二字還是沒適應。一時不知道說什么。

  玄妙兒對著千墨道:“我這是來鎮上辦別的事,所以順便來看看,再說沒多遠的路程,你不用每次都去接我的,對了千醉公子什么時候回來?我家里做了些吃食,想給他拿來些。”

  “公子今日飛鴿傳書回來。說是后日回來,小姐和老爺公子進屋坐吧,我去泡茶。”千墨一直跟在玄妙兒身后,十分的尊重。

  玄妙兒拿著自己的畫稿:“我先去把畫稿分下去,順便看看這批畫的版雕的如何,千墨你帶著我爹和我哥四處看看。”

  千墨施禮應下:“好的,小姐,我帶老爺和公子去庫房看看咱們的成品。”

  玄妙兒點點頭,帶著畫稿進了正房,去與雕版的師傅交代新的畫稿。

  玄文濤和玄安睿此時都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了,原本那點醉意早就沒了,因為這個大的作坊,這得多少銀子?

  千墨看著兩人吃驚的表情,并不看輕他們,能讓千醉公子看中的合伙人絕不是一般人,并且玄妙兒這么長時間拿來的畫稿,確實是在他意料外的。

  進了庫房,玄文濤更震驚了,那些精致的木盒子,上邊都是描金的花紋,里邊就是幾張年畫,這個價值他就算是想不到那么多,也知道絕不便宜。

  千墨也偶爾介紹一下:“玄老爺你看這個就是咱們這最大畫幅的年畫,這個咱們都是描金花紋的木箱子,這個一幅就要二十兩,并且現在京城還斷貨了,千醉公子這才著急回來的。”

  一聽二十兩一幅畫,就算是那描金花紋的盒子價值高些,可也就是一兩一個盒子足夠了,最多算上二兩,一幅畫凈勝下十八兩啊,就算是還有雕版師傅的工錢,所有的費用都去掉了,那一幅畫也最少剩下幾兩銀子啊,這才是一幅畫的價錢。

  玄安睿聽得也是一次次刷新他的價值觀,這別說年前接大姐回家了,這年前都能買房子置地了。

  玄妙兒忙完了里邊的事情,趕緊跑出來,找到他們:“爹,咋樣?這還不錯吧?”

  玄文濤拉過玄妙兒小聲問:“你確定這么大的作坊有你的三成?真的是這么?”

  “爹,我騙你做什么,再說別人家的能讓我這么進來啊?你就等著年底分了錢,咱們接大姐回來,還能給你置地,讓你和娘做地主。”玄妙兒小聲笑著道。

  千墨會武功,兩人的話也都落在他的耳朵里,可是他更覺得這個小姑娘不錯,有錢了先想著給家里置地,還有接大姐回家,怎么回事沒懂,但是都是為家人著想的。

  玄文濤見過官府的紅契,也確實是這個地方,他不得不相信了。

  這時候太陽也是落山了,玄文濤還在一波波震驚中,玄安睿也是看了哪都是驚訝。

  玄妙兒看著天色完全黑了:“爹,哥哥,咱們回家吧。”

  千墨趕緊上前一步:“小姐,我這就去套馬車,天黑了,走回去不方便。”

  玄妙兒也不推脫,這馬車千醉公子說過是這書畫坊的公物,她要是用的時候,隨時可以用,因為千醉公子有自己的馬車,這個馬車說白了,就是給她專用的。(未完待續。)

  ps:  感謝明月天,涯芳草樹,陳貝寒,還有尾號1191等人的點幣~~~感謝zcxzy,飛天孤云的月票~~~
大乐透2011年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