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看大書 > 花間高手 > 第859章 小生無以為報
  一提到云萱,秋羽的心如同針扎般的痛,他臉上神色變得黯然,默不作聲的松開徐洛瑤轉身坐在椅子上,嘆了一口氣,愧疚的說了句,“是我對不起她。天 籟 WwW.TT.”然后雙手抱頭,陷入到痛苦之中。

  徐洛瑤愣了下,看到秋羽這副樣子,她更是心疼,原有的怒氣煙消云散,邁步走過去。她站在秋羽前面,把手放在男孩的脖頸處輕輕撫摸,柔聲道:“算了,別想那些不開心的事了,云萱很愛你,她會回來的,只是時間問題,也許會久一點,你不用著急上火。”

  無論多堅強的人,內心都有脆弱的一面,初戀情人云萱的離開對于秋羽來說就是永遠的痛,讓他不能釋懷。好在,傷心地時刻還有洛瑤陪著他,于是抬起頭,他把徐洛瑤溫軟的身軀抱住,臉龐緊貼在女孩平坦的小腹上,一顆心總算逐漸的平靜下來。

  明眸中涌起憐惜之色,徐洛瑤抱著戀人,兩個人就這么相擁著誰都不吭聲,室內一片寂靜。

 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秋羽抬頭,他眉宇間的痛楚已經消散,心中暗想,世上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,無論我怎么頹廢都沒有用,只有認真的活下去,也許才能等到云萱回心轉意的那一天。

  熱戀中的情侶免不了磕磕絆絆,秋羽和徐洛瑤感情深厚,一些小摩擦就這么過去了,最后的結果就是她原諒了他。當然,秋羽作為人家的男朋友,自然有應盡的責任和義務,捧起那張白里透紅的嬌俏臉龐就是一陣狂吻,末了許愿,“今晚我去你家里住。”

  想到某些即將生的旖旎情景,徐洛瑤立刻笑靨如花,卻嬌嗔道:“你舍得那個洋妞嗎?”

  秋羽笑道:“有什么舍不得的,你呀就是瞎操心,實話告訴你吧,人家是拉拉,喜歡美貌女孩子,她對男人不感興趣的。”

  “什么,原來她是女同?”徐洛瑤很是意外,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瞪得溜圓吃驚的問道。

  秋羽點頭道:“撒謊我是小狗,她有女朋友的,跟我只是普通朋友。老實說吧,你懷疑我跟她有一腿根本就是胡鬧,我還怕她把你勾走呢。”

  徐洛瑤啞然失笑,撅著紅潤小嘴嬌嗔道:“去你的,人家又沒有拉拉的傾向,再說了,我這輩子只喜歡你一個,再也不會愛上別人了。”

  秋羽心中感動,抱住心愛的女孩,調侃道:“娘子,你對我恩重如山,小生無以為報只能情債肉償,晚上多賣力氣好了。”

  曖昧的話語讓徐洛瑤俏臉變得通紅,用手掐了那小子一下,嬌嗔道:“討厭,不許你胡說。”那雙明眸卻蒙上一層薄薄的霧氣,仿佛要滴出水來。

  男人嘛,就得一言九鼎,當天晚上秋羽來到徐家蹭飯吃,席間由徐洛瑤以及準岳母和羅嫂作陪,他喝了一瓶五糧液之后,裝作喝多了,身子直打晃。

  準女婿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想法又豈能瞞過徐雅楠的法眼,她心中暗笑,臭小子想在我家留宿就明說唄,還跟我玩這個,當老娘啥啊?作為岳母的她倒是善解人意,連忙說道:“瑤瑤,小羽好像喝多了,就別讓他回去了,你把他扶上樓,就讓他住在咱們家吧。”

  徐洛瑤心花怒放的答應,“知道了。”

  略施小計,秋羽達到留宿的目的,在徐洛瑤的攙扶下跌跌撞撞的向樓梯口那邊走去,大手卻忍耐不住的揩油,落在女友的鼓脹上面揉來捏去。

  剛拐到樓梯口那邊,遠離了徐雅楠和羅嫂的視線,秋羽眼里閃過光亮馬上變了一個人似的,攔腰抱起女友以百米沖刺的度向樓上跑過去,讓徐洛瑤咯咯嬌笑,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神采。

  臥室內,一對小朋友坦誠相對,其余好奇的打量著面前潔白的軀體,垂涎欲滴的看著頂端有草莓的大山,笑問:“好像又變大了不少,大肉包子。”

  徐洛瑤不滿的嗔道:“你那么缺德呢,再敢奚落我不給你吃了。”

  “那可不行,我最愛吃包包了……”

  兩個人各有所愛,一個喜歡吃面點,一個喜歡吃熱帶水果,然后胡天胡地的做游戲,騎大馬,推小車,玩的不亦樂乎。

  女婿每次過來,對于單身的徐雅楠來說都是一種煎熬,正值虎狼之年的她總會忍不住悄悄的溜到走廊里聽聲,暗自幻想著里面的情形,然后難以入睡,自己動手豐衣足食,唉,單身女人好苦啊。

  愉悅的夜晚總是一晃而過,次日上午,秋羽跟準岳母一家人告別,準備前去看望干姐姐柳飄飄,從國外歸來之后,他還沒看到姐姐呢,心里非常的想念。

  奔馳越野車行駛在街道上,放置在儲物盒內的手機響起來,秋羽瞥了眼,那是個陌生的號碼,不曉得是誰,略有猶豫之后,他還是接通了,詢問道:“哪位?”

  手機里傳來陰測測的聲音,“是秋羽先生吧,您的雇主夏蘭被我們綁架了,現在要你用一件東西交換。”

  秋羽面露驚色,如遭雷擊,讓他腦袋翁的一下,慌忙問道:“你們沒有傷害她吧,我要聽她的聲音。”

  “好吧……”略微沉默之后,手機里果然傳來夏蘭帶有哽咽的聲音,“小羽,這都是真的……我被綁架了……”

  這是刻骨銘心的聲音,秋羽永遠會記得,他再無懷疑,夏蘭真的遭遇綁匪,眼下怎么辦?他腦海飛快思索的同時趕緊安慰道:“蘭蘭,你千萬別怕,會有辦法的,無論付出任何代價,我都把你弄出來。”

  沒等夏蘭回應,手機里又傳來之前那個男子的聲音,“聽明白沒有,她就是夏蘭沒錯吧?”

  “說吧,你們要多少錢才放她?”秋羽沉聲道。通常情況下,劫匪都為了萬惡之源的錢鋌而走險,所以他開門見山的詢問,并且打定主意,不管花多少贖金,他都要保證夏蘭平安歸來。

  那劫匪冷冷的道:“我不要錢,我要藏寶圖,被你收起來的那份真正的寶圖,否則的話,你就等著給夏蘭收尸吧。”
大乐透2011年走势图